围剿

2009-08-16  众侃    3

<一>

09年,已过半,我很自豪很荣幸地践踏了这一圈年轮,放弃我关心的我喜欢的我在意的我奢望的,只是数着指头算计着月圆月缺、算计着食否饭否。

放弃的太多,年轮也就自然残了,是被践踏的残缺的。

明了一点,也更加坚定一点,沾沾自喜的吐一口唾液在地上,再用肮脏的皮鞋底用力的一揩,还能摩擦一下发出一丝“滋滋”的声响,听着动感新鲜刺激,咧着嘴傻笑。

他们说,我这状况是一种愤怒后的狂燥,在颠倒了的世界里自欺欺人!

而我却是嗤之以鼻,他们不知道我是在代言,代言一个时期一种人生的标竿!

<二>

我像是在被围剿,只顾踉踉跄跄的逃窜,却不知道被何而围剿、因何而逃窜!

只是感觉背后像有一种冰冷的东西在指着我,我惶恐、我不安、我燥动……我摆弄着自己的双腿努力的只顾狂奔,只听得耳边的气体流动的“呼呼”声……

我永无止境的跑着,忽略了太多从我身边闪过的东西,甚至没有一丝印像可以让我回忆——破败不堪的颓废和空虚无度的空白让我感觉不到有遗憾,自然也就没了后悔!

一种没有思想的奔跑,告别不了行尸走肉的猥琐!

<三>

笑靥是种毒药!

天使与恶魔的区别不在于他们的外形,而是他们的笑的方式。温柔的笑麻痹我们,邪恶的笑警觉我们,可是我们总是愿意去看那些让我们神魂颠倒的笑却刻意在逃避或是抹杀让我们惊恐万分的笑——因为我们太爱安逸!

如果你接受,我要妖孽般的笑!——至少这不是毒药!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围剿》3条评论

  1. YY 说道:

    但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我欠下的。

  2. YY 说道:

    这里一种债,一辈子也还不了的债,只能埋入心的最深处默默的忏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