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2008-04-23  众侃  ,  0

夫龙之为虫也,可扰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

“月,我刚刚发现,人也是有逆鳞的呢。你,应该就是我的逆鳞了。”我轻轻地闻着手帕上的香味,淡紫色的手帕的一角绣着一个好看的“月”字。

“月,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还记得的很清楚呢。你一身素白的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我是那么的受宠若惊。”手帕的清香慢慢地将我大脑深处的记忆拉扯出来。但那却是我不愿再次面对的记忆。

“月,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可是……”痛苦的现实打断了我甜蜜的回忆。

“明天,明天一切应该都会结束了吧……”我小心的收好手帕,慢慢地融入到夜色中。

秋天的阳光总是让人昏昏欲睡,我躺在城墙边,一边享受着秋天温而不躁的阳光,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城里来来往往的人群。行人那冷漠的表情让我昏昏欲睡。然后,一袭熟悉的白影闯入了我的视线。白影慢慢地的出了城。我将目光放回人群,却发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也紧跟着出了城。一种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起身也尾随在了后面。小树林总是被人选择为偷袭的最佳地点,而前方的小树林里也同样传来了惊呼声,白影被四个人围在中间,吓得瑟瑟发抖,地上还躺个几个人在那呻吟。我悄悄地来到那群人的旁边,看准带头的一个人,来到他的背后--如果我不想让人察觉到我的存在,没人能够察觉到我的存在,这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掏出腰间的匕首在对方的脖子上一抹,看着那人吃惊的眼神,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碰痛了我的逆鳞。”然后,乘着对方还没反应,三刀,仅仅三刀,地上又多了三具尸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人体的构造--杀人,不需要太花哨。

我拭去匕首上的血迹,慢慢地走向白影。白影却惊恐得向后退去。我的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悲伤:“月,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吗?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的,请你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害怕。”可能是听到了我的话,月慢慢的定下神来,捧起我的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刚才都是红色的。”我拉着她慢慢向城里走去,路上,我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老天,难道是你真的发慈悲了吗?为什么安排那样一个女孩子出现在我面前。”我躺在草堆上回忆白天的经历,嘴角不禁露出丝丝笑意。

“老天,那么漂亮那么善良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继续保持着刚才的疑问。

“老天,不管你原来对我怎么样,我还是要感谢你。”我将白天的事情回忆了几遍后,心满意足的睡去。

“好可怜哦,原来你是孤儿,经历过这么多的苦难,一定很辛苦吧。”听完我的讲述,月的眼睛已经有点红红的。

“还好啦,已经习惯了,况且我还是活了下来,总比当时就饿死在路上要好。”我胡说八道的安慰着她。

“也是啊,你的养父救了你,还教你这么厉害的本事”月见我情绪低落了下去,马上改口安慰起我来“可是他为什么让你在大街上乞讨呢?”

“这,这可能是为了磨练我吧”我小心的掩饰“不保持这种艰苦的环境,可能我也不能有这样的成长吧”

“也是哦”月赞同道“恩,我决定了!”

“什么事情?你决定什么了?”我看月的表情,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

“我决定,现在正式请你当我的私人保镖,负责我的安全。像刚才那种情况就由你来负责了!”月微笑的看着我,嘴角还挂了一丝调皮,刚才那种惊恐的表情似乎从来没出现过。

“这……”我有点吃惊,也有些犹豫。

“不行吗?”月有一点失望的说。

“可以是可以,可是必须要经过我的养父的同意。”我犹豫了一下,想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就快去啊。我等你。我想你的养父不会不同意的。”月见事情有了转机,一下子就高兴起来。

“那好吧。”我无奈的离开她,向目的地走去,可是我的内心却总有一丝的不安。

“笨蛋,你今天看见她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想起早上张口结舌的尴尬场景,我又开始自责起来。

“笨蛋,原来想好的话今天怎么都不会说了?不就是问一下名字吗?怎么问不出口?还是人家看出来自己说出来了。”自责仍然在继续。

“笨蛋,下次一定要跟她多聊几句,一定不能说话再打结了”自责很快就结束了“素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也很配你呢。素月,总是穿一身素白的衣服。”

“素月……素月……素月……”我又沉沉地睡去。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养父家的大门的。从养父家出来,我几乎绝望了。我一直没有告诉月的,就是我的真实身份。并不是我告诉月的是假的。只是,那在之后,真实背后的真实,才是我的命运最无奈的地方。养父当年救活了我,收养了我,还教会我功夫,只是,那一切的条件就是--当他叫我去杀人的时候,我必须无条件的去做。就在刚才,就在我提出要去做月的私人保镖的时候,他笑了。那个一直坐在阴影中的男人笑了,他要我去为他杀最后一个人,然后,我自由了。那最后一个人是城南刘家的家主。可是,素月正是姓刘,而且,素月正住在城南,而且,城南的大户人家只有一家。月,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呢?杀掉你的亲人,你会恨我吗?可是完成不了那个男人的任务,我永远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知道我应该继续听那个男人的话,可是,我的命是他救的……我该怎么做。

素月……素月……素月……素月……

我再一次深深地闻了闻手帕上的清香,然后来到刘家大院。那个男人告诉我刘家的家主每天晚上都会在后苑弹琴。我来到后苑,果然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在那独自弹琴。琴声时而悠扬,时而低沉,仿佛弹琴的人有心事,琴声也是一起一伏。月,我还没听你弹过琴呢,也许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吧。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习惯孤独了。今天以后,我也只是回到从前。可是,月,我会不会深深地伤害你呢?请你恨我吧,今天以后,这个世上不会再有我,也不会再有那个男人了。

我下定了决心,来到那个窈窕身影的背后,身影慢慢从黑夜中浮现出来。我看准了时机,匕首轻松的刺入一个要害。窈窕的身影轻轻地呻吟了一下,倒在我的怀中。我不愿多呆,转身准备离开,却听见一身轻呼。但就是这一身轻呼,却让我的心突然破碎。我听到的,正是那熟悉的声音。

“月!怎么会是你!”我报着怀中的月,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对不起,我,我一直在瞒着你,其实,我就是,刘家的家主。我本来想,等你当了我的私人保镖,再告诉你的,可是……这就是我的惩罚吗……可是……”一声尖叫打断了月的话,一个婢女来送水,看见了这一幕,尖叫着跑开了。然后,我感到一股力量把我推开。月喘着气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快走,快点走,等一下来人就不好了。”听到这句话,我的泪水再也克制不住。就是这个样子,月想到的还是我。“不,我不会走的,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再了不会分开了。”感觉到月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冰冷,我凑到月的耳边,轻轻地说:“好痛啊!月,原来逆鳞被剥下来的感觉真的好痛。可偏偏,这片逆鳞还是被我自己剥下来的。”我继续说“月,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啊,我已经孤独太久了,我害怕再回到原来那种孤独的世界里。”月似乎察觉出来什么,猛的抓住我的手,那力气好大,我从不知道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她深深地喘了几口气,仿佛在积蓄全身的力气对我说:“请你答应我最后的一个请求。”我看着她点点头。“请你帮我杀个人!”月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了这句话。“谁?”月的身体几乎冰凉,我不敢再耽搁时间,只想完成她最后的心愿。“你的养父……”说完最后一句话,月仿佛安心了一般,手缓缓地垂了下去。

月,我知道你的用心良苦。可是,我害怕再回到过去,回到那孤独的世界。没了逆鳞的龙还能继续生存下去吗?

素月……素月……素月……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逆鳞》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