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武汉之行

2008-06-13  生活  ,,  3

快乐的武汉之行

很少来武汉,除非有事才会偶尔来次,就例如这次,在暴雨的侵袭下来了趟武汉。

火车到达汉口,我在电话里的联系乘车的路线,听着电话里另一头她们的声音,总是感觉那么的亲切和久违!

下火车、出站、乘605公汽,直奔主题。

下公汽,梨园!

发短信,霜儿来接我。我很少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人,但这次我却用这种方式足足看了她10秒有余,四五年未曾谋面,变化不是很大,微乎其微----在这10秒内我没有搜寻出关于霜儿与之四五年前的不同。淡淡一笑,寒喧而归。

回到霜儿的住处,欢儿和喜儿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幽幽的菜香已经在勾引我的食欲了。她们叫霜儿陪我聊天,还数落她,叫她不要和我沉默的光坐着,这么多年没见,应该好好聊聊,但四五年间的各种话题却一时无法找到,不时的各自吃各自的水果----倒也吃的自在!也许真的是,纵有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一别四五年,工作的工作,求学的求学,能像今天这样四五个聚在一起,一起做饭、一起聊天,已经是实属罕见了!今天能聚在一起,也不外乎这几种情况了:一是今天是霜儿的生日,二是今天是端午节,三是我也来凑个人数罢了!

当饭菜上齐了,我们也开始了我们的默契,霜儿还是在迷糊的现实中做着迷糊的事说着迷糊的话,就连多请一天假也是打着回家相亲的旗号……欢儿仍然沉浸在她那小姿女人的情调中,小姿般的情怀、小资般的话语、小资般的行为、小资般的想法、小资的人----一个最有潜力、最富资质的小资女人,戒指与指甲油,温柔与决绝,自由释放的心态,还有无尽的暇想……喜儿还是这堆女孩子中的主心骨,她可以为她们操心,为她们计划,还在忙碌着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她近乎于豪放派人物,大大咧咧的说话、大大咧咧的做事、大大咧咧的对我们好……

三年相处,四年别离,七年情谊,让我们变得如此的亲密无间。我开始觉得,生命可以慢慢的流逝、老去、枯萎,但人与人之间感情却在绕着时间的年轮铺天盖地般的疯狂生长,植于心间……

她们做的饭菜很香,我像享受幸福一样贪婪的吃着。尽管欢儿炒的土豆片似乎没放盐,但我不在乎盐是否涨价的问题而是筷不离盘将它们一扫而光。真的很好吃!

下午,沃尔玛。一起逛商场,一起买菜,一起幻想晚上的吃的。心情很好,情致较佳,讨论买什么菜,晚上做什么吃的,可能我们太过于有超前意识了,什么事都设想好了才会去摆弄。

晚上都说不饿,决定迟点做饭。开始一起聊天,聊我们的高中的一些趣事,她所知道的我所不知道、我知道她所不知道的,全说了出来,这些事现在听起来仿佛已经是佚闻了,唯一笑了之。

突然觉得这就是幸福,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谈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让我们自己的心自由驰骋,管它是幻想异或是暇想,我们都不在乎,我们在乎只是朋友间那份真挚的感情,自由的抒发、自由的蒙生。

她们开忙晚餐,我原则还是逍遥之人,看她们做饭、闻阵阵的菜香,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头脑中的美食变成真实的摆在我的面前。我是那种不拘小节的人,对于这样的一群她们,我可以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而是可以像当监工一样等待她们做的东西,然后忙着享嘴福。

丰盛的饭菜开始让我变得贪得无厌,疯狂的吃喝。

一人一瓶冰啤,划拳喝酒吃菜,仿佛一下子成了市井间的混混,将“知识分子”假正经般的虚伪的外衣赤裸裸的脱了,里面的东西在酒气与划拳的吆喝声中回归人性的自然。因为在这里,我不必和她们做作,即使做作,她们也知道真实的我,她们于我而言同样如此!

霜儿的蛋糕在0点才开始吃,我想这个时刻点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时刻,承载着人生每一个重要的要的根节和年轮。我们吃着霜儿的生日蛋糕,说着的祝福的话,唯一的心愿就是我们都会很好,包括现在和将来!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快乐的武汉之行》3条评论

  1. 某喜 说道:

    叫我喜儿真好听,以后大家都这样叫。呵呵……
    距离上次相聚已经一年半了,时间过得真快,刚刚发生了点变故,无心情上班,便逛到这里。感觉文字的描述像昨天一般亲近,其实我们都并不曾走远……

  2. 某霜 说道:

    今天很偶然的发现了你的小窝,很偶然的看到了这篇也有偶的文章,跟楼上唯一不同的感受是听着你叫霜儿还挺亲切的,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帅哥这样叫过我捏,除了文章里两个女的叫过之外,没有想到俺就那么迷糊啊,嘿嘿,不过感觉很亲切,老了之后一定把你这篇文章拿给我孙子看。

  3. 某欢 说道:

    叫我欢儿真恶心。。。o(∩_∩)o…,我也想写多点来着,可是忙着考试,没有时间。但是这些回忆应该不会退去,因为毕竟我们之间,都像昨天才见过一样,不会特别的陌生,不会特别的想念,也许这就是永恒。我相信,这是永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