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忘于江湖

2008-07-05 生活 , 2

此去经年,就是故人别离,难话重逢。凭栏远眺,暗寻思:相忘莫非江湖?”

--------------题记

长阳----宜昌----武汉----宜都。六月底七月初,我在这些地方打转,自己转一20余年,转去转来还是把自己转在了宜昌。

好像那些同学没一个留在宜昌工作的,除了我是个例外。所幸还有我留守宜昌,坚守阵地,也许那些曾言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宜昌的人在未来的某一天突然回到了宜昌,至少还能打通我的手机,让一种意外中的惊喜于彼此之间蒙生。我对他们坦言:只要我还在宜昌,此手机号永不停机!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承诺,但是我却想用它来承载相知多年的一份友情!

洪权早早的跑去了广州,我用V网打他手机,他开始学乖了不再接听,他可能不想浪费多余的漫游费让他的手机过早的停机。那边的“风神”正在登陆,风雨不断,他把自己闲在网吧,问及他的工作,他回言:“风雨很大,雨停再找工作去!”而此时,他发短信来说,他已经应试了一家电子厂,准备做见习工程师,关键词便是:CAD、电路版、设计!但他却还在为工资愤愤不平……

王胖子还苦闷呆在学校,为了拿他的C照,他不得不再做最后的留守,玩着早已玩烂的游戏、吸着贵贱不会的香烟,满腹的牢骚在“TMD”中发泄。至于他会去哪儿工作,比量子力学中的不确定因素还不确定,曾说回广州去当牧师,弃之;又言在宜昌发展,再弃之;最后,不了了之……

信超,闲在学校,忙着最后一门的课程的清考。看不出他的急与不急,他最后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关乎此一门课程的过与不过。电脑送人了,似乎可以安心的复习了,被褥也卖了,貌似可以看作是在卧薪尝胆,无端的苦闷、无端的空寂,还有那隐藏的忧心……昨天发短信问他是否成功PASS,他只给我信心百倍的回了一个单词:“YES”。

毕志凯还是要回他的云南去。云南也曾是我梦想着要去的地方之一,看来我这辈子是可能没机会去了。他也在等待着清考。边玩着游戏,边看着电影,边看着书本……最后一次见他,我发现他在看云南的人事网,开始关注起公务员的一些信息……

曹东志是幸运的,他可暂时逃避大学毕业找工作的苦与累,去浙江工业大学读他的研究生,再次寻找新的喜悦。他没有任何压力,也是早早的回家休养去了,边玩边等待,等待着我等待了无数次的九月的来临……

丁梅早以工作了大半年,从北京请假一月回宜昌为了最后的毕业答辩和关乎四年大学成果的几纸证书。来去匆匆,仿佛君子之交已淡如水,透明、清澈。吃饭、逛街、还有最后的一起共事与合作。数次送她上火车,隔着透光但不透声的玻璃窗,习惯了淡淡一笑,轻轻地挥舞手臂,作别最后的相见……

最后几次用学校的V网打电话给刘莉,问她的复习问她的去向。在电话的另一头,她仍用她那快乐开朗的本性在和我瞎扯蛋,而最有实质性的一句话便是:“我的高数过了,拿学位证没问题了!”最后我问她,当我离开CTGU时你会不会来送我哈?她说会,我笑,我不说我何时走,只说我走时会打电话给她。我知道,我走时不会叫任何人来送我,不想麻烦别人,不想劳累别人,也更看不惯别离时的一种伤感……

……

某日,我独自一个人离开了CTGU。没有人送我,只身一人来到长途汽车汽车站,搭乘回家的汽车。车上。我一个一个的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走了。对那些我不能亲自送别的人说抱歉,对那些我想说再见的人说再见。

也许,这些印象或许是记忆里最后的一点点沉淀。经别此时,将各自行走江湖,我们会遇到新的人新的事,淡淡的回忆,淡淡的品味,我们只需要一点点模糊的影子,给昨天留下一颗种子,我们便可以大胆的相忘----相忘于昨天,相忘于江湖!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相忘于江湖》有2个想法

  1. 王琪说道:

    哎,现在看这些还是感觉蛮清晰 每天早上一起床,以为还是在大学,几秒种的清醒后才发现现在已经工作了 近年来应该就一直会和玻璃打交道了,虽然我不喜欢商人

    • 山野愚人居说道:

      @王琪 工作忙了,但是闲下没事的时候总会想起以前在一起的快乐日子. 不能忘怀过去,可能是人抹不掉的本性~~ 愿多年以后的我们都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