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园行

2008-08-04 生活 , 0

在县城以西,有个地方叫乐园。

或许是第一次到那里,心中有种慕名的冲动。

“乐园”这个地名的来历我无从考究,但我猜测可能是缘于“人间乐园”的美好祈愿吧。

沿着高家堰、贺家坪,下了国道线,又颠簸了近百里的村级公路,终于到了这块纯洁的土地----乐园!

第一件事必然是感叹:这时的山真秀!这里的水真清!这里的田野真宁静!我人仿佛感受到了一种世外桃源的气息:在这个远离城市喧哗的地方竟安详而轻柔的静伫足着一位如此美的丽人!

一到乐园,便是连绵的烟雨,虽然觉得有些时不凑巧,但我却无遗憾之意,因为雨中的乐园却也别有一番情致。

这里的雨最温柔,犹如一位江南腼腆的女子,除了温文尔雅,我看不到一丝恣意与暴唳,淡淡的、轻轻的,将一粒粒柔情似水珍珠从天幕里撒下,沙沙做响地拥进枝叶、溶入溪流……

这里的海拔高,但不并不认为这里的天就比别处的天阴沉低矮,相反,在山的顶衬下,给人一种高不可入的感觉。四周的山如盘古,以一股不可抵挡的气势擎天而起,天犹如一口锅,四周围被稳稳的山托起,而人们、房子则在大山的环抱里苍天的依偎下安详繁衍。暮霭震雾也常萦绕山与天之间似纱似晕。在缓缓流动中抛洒着羞怯的微笑,徜徉其间,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幻景中,分不出真我与假我,除了自然的灵犀让我感知玛股浓浓的乡野醇香。

山是宁静的。正是由于这种宁静,让我察知了大山的心跳----那是泉水的叮咚。在山涧、在田野、在路边。带着热情的湿度,澎湃着大山的声音,一路走来。我无法用宽广、一泄千里来形容它们,因为它们只能是称之为溪,较之清江,它们实在是太渺小了,但是在我中,我却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因为它们是和中精悍的激越,是一种不可比拟的热烈,如果说清江是一位甜静的少女,那么这里的溪流就必然是一个个活泼好动的顽童了。戏水于清凉的溪水中,听着它们优美的歌声,心情是何等的舒畅、是何等的惬意。

带状的农田沿着小溪小流一路延伸。徐行田塍之上,放眼望去,皆是丰收在望的蕃茄、辣椒之类的蔬菜,郁郁葱葱盖住了土地却又装点了土地。田间劳作的人们,披星戴月,沐风栉雨,弯躬腰撑起的是一片片飘满清香的土地。

乐园的农民是最朴实和热情的。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我进了民房,憨厚的笑容、纯朴的乡音、喷香的饭菜,都有会一一呈现在我眼前,我真有点受宠若惊,仿佛是久别家乡的游子衣锦还乡了。对于我这种闲逛的人,面对如此款待我真是觉得受之不起!

尽管我很少言语,但我的眼睛并没有闲着。他们的形象、他们的言谈无不透出农民、特别是中国农民的内质:老实但不庸俗、平凡但不卑微。要知道,中国的9亿多人是要靠这3亿多人生活的。

泥土的颜色镌刻在他们的脸上,磨灭不了便成了永不褪色的古铜色,厚重而稳妥的将土地的丰碑无形的写在了脸上;风雨侵蚀的双手粗糙的如同一把锉,能磨平突兀的沙石,厚实的老茧包裹着勤劳的双手,在荆棘间穿梭,留下了岁月的印痕……所有的一切,是乐园的农民所独有的,对于我分们而言,我只能说四个字:望尘莫及!相反,面对这里的农民,我只会觉得自己的渺小与可笑:过惯舒适安逸生活的我怎能体会到做农民的艰辛和做农民的伟大与光荣!在田间地头,我能看见他们劳作时的身影,风里来雨里去,偶尔停下来伸直腰板,脱下草帽扇扇风,或是挥洒一下衣袖擦擦汗,抑或是扯扯衣襟咧咧嘴。在他们习已为常的劳作中,我从自己的眼中看出了一种朴实美,这是别具一格的美,只有这里的农民才有资格!

这里的农民生活是朴实的,看不到城市人的浮华与奢侈,更多的只是一咱山里人家才有的满足的笑。土墙瓦砌的房子、简陋衫的家具、还有那斑驳的门窗,这些在城市人的眼中是不屑一顾的东西,在这里却突现出它们自身的价值。这里的农民是富足的,但他们不追求豪宅别院、佳肴美味,享受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天方夜谭,他们真正需要的是勤劳的生活、清甜的生活、充实的生活。至此,我才真正领略到这里的农民风采:物质是富有的,精神是也是富有的!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乐园行》还没有人发表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