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度

2009-01-06  生活  ,  0

08年12月31日,加班。

09年1月1日,加班结束。

就这么混混沌沌的在加班岗位上从一年混到了另一年——突然觉得一年的跨度这么短!

凌晨加班结束坐车回住处,洪权在中国的南边的某个地方意外的打了我的电话,他们说新的一年里要一起play game,谓之为纪念。我开始自我解嘲般的笑——还是当年近似狐朋狗友的书生意气!

从没有想过以这种姿态跨跳时间的长度、空间的宽度。

不经意的时候总会回回想起曾经的豪言壮语,现在想用个词形容时,却不知道是该用雄壮呢还是用悲壮呢?!

在一次又一次的跨度中,我们开始变得沉寂无语,但不是消沉而是内敛——他们说,内敛是一种更大的狂野,于是我学会了归隐般的内敛。

面对一张调查表,和同事们争执过是该勾选知识分子还是工人的问题,最后我被孤立,不得不承认我现在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工人。——不要以为自己读了大学就可以用知识分子来自居,鲤鱼跃龙门、一跃人上的事对我们只是一种传说,在平凡中承认自己才是对自己最大尊重。

跨度只是一把尺子,一把衡量对人生的理解和人生成熟度的尺子。

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异想天开,手中的事太多,很忙,于是忽略了我们轻狂时不曾想过会被忽略的东西!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跨度》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