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触手可及的

2010-02-12 生活 , 0

一觉醒来,已是2010年2月11日,早早的收到一条短信,武汉总部的同事发来的,祝我生日快乐,如其所言,她是第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的人。随后亦收到几条祝我生日快乐的短信,但已“非人”——中国银行、宜昌中心血站、长江证券,让我哭笑皆非。

又老了一岁,又感慨了一声,又可以多回顾一年。

每每去行管部,顾部长总会惊异于我头上那些奈不住寂寞过早的探出头的根根白发,或其感言、或其暴力拔除——我总是充当鱼肉之驱,而她们则为刀俎,用此种方式关爱着一名员工过早“衰老”的躯体与精神。

此刻,农历腊月二十八,我已在办公室里混沌了一天,感觉到了越来越清冷的公司,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玩着游戏、看着网页、盯着股票,不停的轮换着让我不知所措。

2009年,那些触手可及的已经过去的一年,有失亦有得。失去了曾经认为最珍贵的东西、得到了工作上的一些认可。一种介于理想与非理想状态的意识、一种浮于清醒与非清醒的思想,让我纠结于那些触手可及的东西!

那些触手可及的,或人、或事,于我,到头来不过是过去的一年里流淌而过的一泊清水,有声有色但无定格的形!

希望2010年,让我触手可及,或人、或事、亦或其它!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那些触手可及的》还没有人发表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