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中

2013-10-30  生活  ,  0

(一)

这一次,我很清醒的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建议给我镇静剂,婉绝——我不想一觉醒来,全然不知取出异物的过程!

麻药开始生效,手臂慢慢的飘飘然,直至抬不起来。医生消毒完毕,感觉手术刀在我的皮肤上慢慢的划开,有知觉,却无痛觉,紧张情绪开始消散,原来痛也是可以掩盖的!

这三颗内固定钉子,很是费了医生一点时间,已和骨质牢固的长在了一起,钳子、起子、电钻都用上了,我只听到金属的撞击声。不过经过医生的一番努力,在两小时内结束了手术。

手术完毕时,向医生要求留下了钉子收藏——毕竟它曾经和我融为一体过!

(二)

病房里四张床,满员。

离我最近的一位病友和我当年一样,也是肘部骨折,等待手术中。

他总是询问我手术后恢复的怎样,同时不停的担心自己的伤势不能很好的恢复,面露凝重,他的妻子则在一旁安慰道:“不要担心,没事的,即使真不能恢复如初,可还有我呢!”

我在一旁笑了,多朴实的一幕!曾经也有人这样对我说过,不过那只是曾经了!我也安慰说:“不要太担心,手术后注意锻炼,恢复是不成问题的。”

(三)

和他相邻的,是一位50多的妇人,当地农村的,伤得很重,干农活时摔的,肋骨、臂骨骨折、肝破裂。

照顾她的是她的老伴,一个很老实、很典型的农村男人。

期间只看到她的小儿子来过一次,不耐烦的喂过她几口稀饭,然后消失了。在她小儿子消失之前,她的老伴给他儿子说,他要回家处理下家里的事情,叫儿子在这里照顾两天,可他儿子不同意,态度也不是很好。

据说她有两个儿子,不过基本很少来看一下,都在逃避着医疗费用……我轻轻的摇头,世态炎凉!

(四)

离我最远的那个病号,是一位80多高龄的老奶奶,我们很少听到她说话,沉默的很,她刚刚做完股骨头置换术。

照顾她的是她60多岁的儿子。她的子女很多,不过唯有这个大儿子退休了,有时间照顾病人。

每天都有来看望她的儿女、孙子或是亲朋,送吃送喝的,面对这一幕,老奶奶淡然,偶尔小声的张张嘴说着什么……

或许平淡才是真!

(五)

我一个人在医院里住了5天院,很是无聊,再三要求下,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前最后一次换药,伤口恢复的还不错,不过清洗伤口时却是阵阵隐痛。

医生说,这种痛会持续一段时间……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在病中》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