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燕笔下的阿清

2008-04-23 生活 , 0
黄海燕笔下的阿清

黄海燕笔下的阿清

温暖有多温暖

南方撩人

迟桂花

八零年代

千帐灯

冷刺

十三月

童话

血在脉搏里敲门

火与冰

民意调查:最喜欢的作者——阿清

最喜欢的文章——千帐灯

黄海燕笔下的阿清

第一次见到阿清时,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阿清好累,累的让人心疼。

那是面试。作为最后一个面试者的我回答完了所有的问题之后,坐在最中间的阿清站起来,微笑着为我七个小时的等待致歉。

从编辑部出来,我轻轻的掩上门。倚在青年楼三楼的栏杆上,月白的橘黄的灯火装点整个西苑,大学路。

阿清带着一身的疲惫下着台阶。晚上几个老编吃着最普通的一天的第一餐饭。

阿清认真的看着随行的我。

“我是不是见过你?”

“是的。”

我点头。他微笑。他用眼睛微笑。

几个来自南方的老编点菜,清淡。喜欢吃辣的阿清只略微吃了几口。我要去帮他拿些辣椒浆来。他摇头头说不用,然后趴在桌上睡着了。

阿清不再尖锐。阿清写温暖的字了。

阿清太累了。阿清不说话。阿清解决问题。阿清低着头。阿清笑,说我受不了了。

我们什么时候能够让阿清感动?

我帮不上阿清什么忙。

阿清在电脑屏幕上比划着。我弯着腰看着他面前的版样纸,几近空白。

“三峡青年”四个字的字体都变了?

整版的暗红色背景不会给人血淋淋的感觉吗?

黑色和红色叠在一起会不会看不清楚?

标题放在文章的下面?

“温暖有多温暖”几个字破碎残缺?

这些都是在他排版过程中的我的疑问。有问出口了的,也有藏在心里的。阿清不说话。

当版面排完之后,我什么都不问了。

清爽醒目,简约大气。

而那些红与黑的沉淀与厚重,那反白的“温暖有多温暖”的残碎的字体所彰显的《三峡青年》七年的风雨沧桑,她的每一份感动的艰辛与付出。那是只有了解它的每一次成长的苦痛的《三峡青年》人才能体味得到的。

温暖有多温暖!

看着电脑屏幕上几近完美的版面,激动让语言无力而苍白。我的兴奋的手抑制不住想拥抱他的冲动。乏于表达的我使劲的微笑,除了慨叹,还是慨叹。

为了不让我的手吓着用心做版面的他,我倚在他的椅子边轻轻蹲下。

“你觉得这种红色好不好?”他偏过头来问我。

“可不可以再淡一点,或者加一点隐现的背景?”

“哪样的背景?”

“我在编辑部的电脑上看到过一个《三峡青年》火焰燃烧的背景,感觉那个很好。”

“那个太小了,放大后印出来效果很差。”

“‘只有时间,才能承载我们的继续’放到上面靠近图片可不可以?”

“恩,好!”

“下面的‘100’不要放吧?”

“怎么了?”

“有印章,旁边就不要再放什么了吧。感觉怪怪的。”

“这个就这样。我觉得挺好的。”

阿清无辜而又无奈的眼神。

哼,阿清居然叫我小丫头!从来没有人叫过我小丫头。真不明白,我哪里让他觉得像小丫头了。

不只是欣赏,不只是佩服,不只是心疼。

见你一面,了解多一点。思索一天,各自都不再是从前。

你所有的,我无法与你共享。你想要的,我无途帮你寻觅。你不想承担的,我亦无力帮你担起。

我知道也完全相信,经过锻炼,你会是一个很好的主编。但,我不忍心。

我更希望你扮演的是高翔的角色。

  • 用支付宝打我
  • 用微信打我

生活是一种记录:记录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黄海燕笔下的阿清》还没有人发表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